《街舞2》新人难出头?节目组表示无需担心

  • 时间:
  • 浏览:19

  

  街舞近两年在中国掀起巨大声浪,很多年轻人喜欢。《这就是街舞》等热门综艺也对此起了较大推动作用。

  作为中国街舞的重镇,广州的街舞文化氛围浓厚、群众基础庞大、从业人数以万计、专业实力顶尖乃至领先,当属这座国际化都市的鲜明标签。

  撰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曾俊

  广州是街舞高手

  选拔的大本营

  正在优酷播出的《这就是街舞》第二季一开播就在社交网络掀起热议,目前评分高达9.6分,超越了第一季。吴建豪顶替黄子韬,与易烊千玺、韩庚、罗志祥组成明星队长阵容。

  上周播出的第一期海选会聚了诸多街舞圈内顶尖舞者,网友担心新人难出头,节目组表示无需担心,“AC、孙吾空等都是新生代舞者,到了组团队阶段就会有更多人冒出来,所以街舞人才是完全够的”。节目组还故意隐藏了一些有实力的年轻人,为第三季、第四季做储备。

  谈到广州在整个街舞领域的分量,节目组认为,它是中国街舞的重镇之一,是节目组挖掘选手的大本营之一,“广州有非常多的知名舞团,比如STO、Speed,都是各大比赛的中坚力量。阿牙老师去年我们找了他很长时间,但他拒绝了,因为他有自己的厂牌要运作,第一季节目播出以后他认可我们的理念,第二年找他难度小很多。他跟冯正老师一块来海选,这是比较特殊的例子”。

  选手扫描:他们都是广东街舞的门面

  阿K:我有一颗冠军的心

  广东湛江的顶尖舞者阿K亮相海选令人眼前一亮。其实他去年参加《热血街舞团》时就非常出彩,可惜没拿到冠军,这一次他被视为夺冠大热门。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电话采访时,他表示压力很大,“去年节目赛制很刺激,但我有遗憾,没有把舞蹈的部分放到最大,今年我想展现不一样的东西,有更多自己的表达,所以我和(队长)罗志祥说,我还有一口气没吐出来。当然能拿冠军是更好,但不要太在乎,否则会有心理负担,导致我在比赛里发挥不好”。

  阿K是当下中国很火的X-crew核心成员,他年少时没有和小伙伴一样到广州、深圳这样的省内大城市深造,而是选择了杭州,他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家人始终力挺,“选择跳舞可能会走很多弯路,但我太爱了,舞蹈相当于我的女朋友,一天不跳就不行。因为有一年BOTY(battle of the year)举办广州分赛区,我拿了第四名,爸妈就觉得‘原来你还可以’,就极力赞成我跳,虽然当时总共才有5个队参加”。

  尽管他已经跳了很多年,但他依然热血,懂得做好本分、沉淀自己,“我没有放弃任何一个练习的机会和时间,上节目也是一样。我想告诉别人我要进步。之前我去日本参加一场比赛,却连海选都没过,还是轻敌了,没有做好充分准备,这提醒我任何一刻都要认真打起十二分精神,有了名气也不能偷懒。今年选手水平很高,在台上都是平等的,每一场都是硬仗,我希望自己走到最后,要有危机感,不然下一个淘汰的就是我”。

  阿牙:广州街舞氛围最好

  在街舞圈,来自广州的阿牙资历、实力、名气皆毋庸置疑。《这就是街舞》第一期,他和冯正、石头等三位元老组成“吹拉弹唱组合”,让街舞变得更喜感,燃炸了同行和网络。据悉,这个表演形式在后续节目里还会出现。

  即使被当作冠军人选,阿牙也保持平常心,“我不太在意这个,更愿意把它当成综艺节目来看,不介意早一点被淘汰,但心态不会影响我的投入度,节目尊重舞者和街舞文化,我是认可的”。据透露,进入淘汰赛的至少有6位广东舞者,他们心里都憋着一股劲,且都有走到最后的实力,结果就看运气了。

  阿牙出自SpeedCrew,去年独立出来成立工作室,能按照自己的思路培养后备人才,“街舞真正打开了中国男性舞蹈的大门,最关键要保持初心和原汁原味,(街舞的)初衷就是玩,千万别跑偏了,我们要吃饭,但别迷失在商业洪流里,幸运的是,全国现在的操盘者都是最早一批跳街舞的人,我会寻求平衡,把这么多年学过来的东西简化,适合孩子慢慢接触”。

  对于中国街舞的未来,他持乐观态度,“会越来越好,我去过世界上很多地方,在这方面的整体发展都不如中国,好比在一块肥沃的土地种下一颗很好的种子,(街舞)潜力无穷”。他尤其看好广州,“所有外国大师都觉得广州街舞氛围是全中国最好的,很和谐,这就是文化的传承,大家互帮互助、拧成一股绳”。

  广州街舞威水史:创下多个全国第一

  街舞火热不只体现在节目上,市场空间同样广阔。它和芭蕾舞一样,早已被纳入中国舞协的管理范围,被定调为健康向上的大众文化。培训机构遍地开花,最多的在全国有100多家连锁店。专业层面上,街舞赢得诸多肯定,作品荣膺中国舞蹈荷花奖,登陆央视春晚、国家大剧院、人民大会堂演出,北京舞蹈学院专门设立街舞研究中心。

  《这就是街舞》节目组提到的“中国舞协街舞委员会”,郑峰(人称锋爷)担任副主任。他是广州最早一批街舞舞者,于1998年在广州师范学院(广州大学)创办著名街舞团体——SpeedCrew,距今21年,并在海珠区的扶持下不断发展,凭借代表中国拿到首个世界街舞冠军等骄人战绩奠定了当今中国一线舞团的地位。

  从SpeedCrew走出的人才在全国开枝散叶,郑峰则转型为活跃在广州的街舞文化推广者,开展街舞考级、培训、公益、进校园等。

  自2012年开始,广州开展举办广州街舞文化节。2018年,在中国舞协支持下,升级为“我们的生活”中国(广州)潮流文化周,已连续举办七届,每年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舞者参赛和演出,累计吸引年轻街舞爱好者和民众超百万人次。今后主办方计划推出原创街舞作品展,致力于发掘全国具有顶尖街舞艺术编创水平的作品,争取打造成为一场青年文化潮流盛会。

  “广州、北京、上海、郑州、武汉,学街舞的人首选这几个城市。”郑峰认为,广州是中国街舞的见证者和引领者之一,将来会越走越快,舞者能力超群、影响力广泛,拥有偏爵士的风格,悉数参与重要赛事,例如阿牙和冰冰在2010年参加世界级街舞大赛Juste Debout,获得首个属于中国的街舞世界冠军,从此一鸣惊人,“无论用什么方式,大家都在一起努力、健康地推广街舞文化”。他同时指出,广州现阶段亟须造就更多出色的舞者。

  粗略统计显示,广东的街舞从业人员超过十万,广州力量堪称首位。郑锋坦言这与各级政府重视有关,“比如考级只是一个工具,就看你怎么去用它,但这会让父母产生信任感,改变了跳街舞是‘不务正业’的误解,有利于在青少年中普及”。仍有一部分父母不太理解街舞,他就此表示:“现在90后、00后个性张扬,你与其禁锢,不如设定底线,让孩子自由发展,街舞是健康阳光的,父母应该放心”。

  记者实地探访:街舞在广州极具人气

  上述业内人士分析,相比其他文艺门类,街舞的自由、节奏感与释放天性相吻合,入门门槛低,没有年龄限制,容易获得小朋友青睐,“你以前学了中国舞,再学街舞都没问题”。但如果学习者希望学有所成,除了出众天赋和长期练习,并无捷径可走。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探访了广州三家主题不同的线下街舞培训机构。在这些地方,小朋友、青少年和白领在跟着名师学习不同种类的街舞,有人是拥抱流行的生活态度,有人希望借此宣泄压力,有人寄望以此为职业,街舞文化席卷广州的态势可见一斑。顶级厂牌Speed开办的“极速街舞”粤海仰忠汇店,主题为“keep jazz style”,教授内容专业。当晚有20余位年轻人跟着老师IVAN练习爵士。负责人“小鬼”告诉记者,来这里学习的人一般来自于艺术、工程、医学等各个领域,都是利用晚上和工余时间,多数想在主业之外发展一门爱好。

  据了解,每个小时150元左右的课时费都是学习者自我解决,正在华南农业大学主修视觉传达的大四学生川明就是其中一位。他已经学了近两年,父母很支持他学习爵士街舞,“爸妈觉得我开心就好,现在的社会都很开明。我自己是画画的,原来比较内向,跳这个改变了我的性格,让我懂得如何表现自己,提升了社交技能,随便在朋友面前来一段即兴表演就能增加别人对我的好感,它能让我更自如地表达情绪”。

  事实上,川明不但会跳给父母看,还会在小区里教小朋友。他也是学校街舞社团成员,尽管社团考核标准越来越严格,但人数逐年递增,今年已经有80人了,他在外面学好以后能回校教师弟师妹。

  位于地王广场的街舞课室主打练习popping,每周末的晚上是人气高峰期,能吸引200人以上。5月21日晚,来自日本的世界冠军舞者Acky老师正在教授震感舞,动作很细致。负责人介绍说,今年已经有多位国际顶级舞者来广州上大师课了,“本身我们厂牌导师就很资深,加上国际化的交流机会,老师阵容是一个很大的亮点,学习者的数量都有不错的增长”。